迷戀宗教 2013 2 23

  仰光之行,目的地並非民主聲音大過諾貝爾獎的昂生大宅,而是那些虔誠遺留下的佛寺僧廟,遺城內金塔多過香港的七仔,五步一小塔,十步一大寺,勿論如何金雕玉琢,其燦眼指數高得令人盲目,對宗教迷戀祟拜到一個極端地步,難怪生活沒乘搭高科技的磁浮列車,原地踏步繼續四人大橋搬搬抬搭種瓜得瓜的低階生活。

可記得,釋迦牟尼得道時的地理條件是身旁有兩株沙羅樹,到這天,我終於明白意思何在,我城高掛強烈冷風警報,雅城依舊錄得三十多度高溫,長年累月在熱鍋上的螻蟻,沒兩旁樹蔭製造供避暑空間,那來精神去穿越生死輪迴之間,我們日對夜對兵荒馬亂千瘡百孔世界,可還未曾看破,全因容身之所經常屋漏兼逢業主加租,為口為衣奔馳也不夠地價狂起的瘋癲。

或許,人間就是苦行僧的集中營,自以為信奉單一宗教便可超然度過,到最後非關生死,而是為自我感覺良好,正如,朝聖根本是旅遊的當初原動力,安排子女做僧,只為有一個更好的成長之地,悲哀的不是宗教本身,而是人性的無奈/無助。

 

 

 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