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Artist 2012 02 29

  這個星光暗亮不明,個多鐘頭定格在黑與白的運算當中,無聲片言附載弦樂。以極老套手法包裝更老套的跌低再起身活得比過去好的故事,愈勵志的愈不合時宜。難怪換來高學識富閱歷的行家種種臭罵,夢裡人不配被嘉勉,而我卻樂在這種致敬/臨摹方法拍戲,東施效顰又如何?這個世紀有哪位真正獨創秘技獨步天下。

更自我過度詮釋,是為矮化那些以視覺刺激玩橋為賣點的大戲。畢竟,一場堅持,就算手低眼界不高,值得拿來放在極速發展的時代裡,好讓二元平面世界留下一點痕跡。

 

 

好結果 2012 02 23

  坐在紅館,慨嘆自己這麼幼稚,都三十而立,仍然情歌用事。YY上的每一首,沒有一首不是瑯瑯上口,像搭浮磁列車極速回到感情成績表上不合格的歲月。其時,還以為,只要歷盡情歌世界的不同角色,大抵可換取情愛套戲的免疫贈券,誰敢笑你immature?

當初,感情吹縐一池春水,然後,歌詞撫平一時漣漪。流行曲只不過是現世代最有效的感情必理痛。

到現在,便發現,活得比那誰好,是自尊跌落地拿渣沙的顯淺道理。把一時之鬱氣販賣,更成一期一會的集體回憶道具,賺到盤滿砵滿的……我想,是詞者身教,好結果,就是你已不在意那個他活得好與差了。

 

 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