治療系音樂 2010 11 30

  正值青春期時,自鳴得意以為把一首歌紀念一段感情,是多麼石破天驚的事,那知人家早在我小二時,將這個點子發揚光大,而我還懵盛盛到三十一歲才拜讀這樣的著作,像信徒一樣忽然點了靈光一下。然後,便發現,點子跟成名一樣,愈早公佈愈好。

那些用一首歌時間懷念你的日子,用上甚麼歌都不重要了,畢竟流行曲像感冒藥一樣,是幸福掃或要必理的痛,最多殘留身體五年,就慢慢散去。但起碼,好過現在,發現人愈大,日月如梭,來不及懷念,已要忙別的事。甚至連聽歌所得到的悸動,也買少見少。

難怪,抗藥性愈高,不是件好事。
 
 

深入心林 2010 11 14

  我應是賣國賊,厚此薄彼得過份,支拿四大鉅著之一用上兩年時間才圓花燭夜,倭寇國寶的首本名曲卻只花一星期不夠就早洩完事,都怪哈日太多慣了隔岸A片的催情藥,連帶文字慾都被片假名加鹽加醋下而欲仙欲死,我最愛的畫面可是綠與渡邊在天台遇上火警,造就最浪漫的調情名信片,煙霧下的互吻,對講求即食的香港人,前戲未奏就要深入虎穴,是兩碼子的事。

還有還有,一個人願花一天時間由繁華森林深入人跡罕至的療養園,一切壓縮了的影象還是歷歷在目,然而那是八七年時寫好幾十年前發生的事。科技未發達,記憶反而更牢固,廿三年後的今天,問問自己那年那月那日那刻氛圍是怎麼樣,都忘記得一乾二淨。誰不是?
 
 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