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 2010 07 22

  秋葉不懂夏花之絢爛,夏花豈知秋葉的靜美?我們都只著眼自己的視野,但要懂得從別的角度看自己,真的,可能只得離開世界才可做的事。

是以,我們都是自私,無非為喜悅而存在,就連悲傷都只為證明私慾失去的副作用,所謂大公無私捨身成仁都不過是另一種自我滿足的私囊。難怪認為少些人類確實令地球好一點,若然生下來就背負太多原罪,又或者愈活愈迷失的話,聊勝於無的極端行為有時是另類存在主義的抖氣位。

控制不了開閤眼的肌肉,然後發覺張開眼睛,平行世界只會在劇集出現的掩眼法,如同以為明白秋葉的靜美,夏花,依然是夏花。
 
 
 

夏沖秋 2010 07 10

  「夏天的你怎會明白風霜冬至……」
很久很久之前自己替〈Memory〉寫過如此噁心的歌詞,私人忽發奇想閣下不明白不明,無需撕裂心臟讓你看見跳動的頻率。正如,一直跟人說,他好命就讓他好命,給自己一個總有例外的神跡,難道憎人幸福嫌人賤是人性的天條,我們何需要他們重演自己的經歷?

世上永遠有樂天開心的人,就讓他們成為希望的路燈,讓黑暗蕭條的前路有光照明,有些人真的羨慕不來,何況各有原因莫怨人。
 
 

 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