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y anything  2009/05/22

  科技發達到可拍下纏綿浪漫時刻,看到天涯一方在呎尺的熒光幕上以視訊出現,網上性愛解決真實需要,但,永遠拍不到下線時的失落,捕捉不到若即若離忐忑心情,又或那些照片以外的牽腸掛肚,找甚麼記錄下來,然而拍到,甚麼時候會有興致重看呢?

拍下對方的堅決眼神,好讓自己容易死心;拍不了何時開始一起的重要時刻,好歹也要拍張親親的照片;拍不了疑心生暗鬼的跌盪心情,也希望有一張口舌之爭時的即影即有;能否把貌合神離拍下,從而暗示對方關係已經出了問題;每天拍張你我的照片,感情會否變得更牢固;當各自遇到相逢恨晚的心上人,把生命的插曲烙在心上就不讓伴侶發覺,會否貪戀一張留影;即使分手後,夜闌人靜還是想看到最後一別時的情景。

怕拍下了不應存在世上的證據,也怕菲沒林沒把重要時刻定格的遺憾。沒證據的遺憾,就讓它隨風去,他可知道嗎?
 
 

If I were a Boy 2009/05/10

  時代進步,這一代父母容易買了一部DC,拍拍拍拍下出生剪臍帶到彌月宴,一張不留存在大容量的硬碟上,就算小孩提趕上校巴,到主題公園吃著雪糕的情景,都一一存到那張小小的記憶卡上。

不是妒忌,也非揶揄,即影即有的珍貴相比隨存隨刪的簡便,各有各精彩,有幸當成主角也可感受當日的時空,看著漸黃的照片,大多時候不知身在何處,沒有人能追查過去的自己是怎樣過,當所有記憶都變得依稀與濛瀧,少之有少的照相反而提供忘懷的藉口。

沒有印星照著的天空,福份是否如臭氧開始稀薄。為何不看清楚,現在不是更很好嗎?潛意識是反抗無力逃避的命運,所以編造太多對她不好的借口。真矛盾。

 

 

The First Time Ever I Saw Your Face 2009/05/03

  同行友人問:「你好像很喜歡拍照?」驚訝回答:「是嗎?」對自細最憎影相大合照永遠企在最不顯眼地方的我來講,原來又一「人是會變」的最佳鐵證。

由不喜歡拍學生相到愛拿相機周圍拍風景;由自覺上鏡嚇死人到回味是否最型英帥靚正時;由當客串試燈的限時「模特兒」到如何訓練樣子像倒模般笑容,漸漸發覺樣子跟安琪祖兒裕玲偉霆寶貝……等等各大明星一樣,真的變了很多。由削面變腫臉,再變成今天又V型了的臉顎,就這樣過了好十幾年了。

以前不屑港女式的自拍,覺得造作裝可愛拍食物完全紀下非值得懷緬的事,所謂沙龍都是苦心刻意經營出來,我們都是凡人,值得留念的時刻都在你的記憶體裡。況且眼睛不能生在別人身上回看自己,就算有cctv,別人又怎會知你需要見證那個時刻?

正如:我們永遠拍不到「第一次見你的臉」的時候,就算案件再能重演,都已經失真了。而有怕,這個情景會否被年月擦下逐次模糊,還是太多意中人出現如恆河細沙,照片沒化灰,卻已不認得了。

 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