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地自容  2009/07/19

  總是不滿現住的狀況,經常跟自己說如果可衝出這個地方,世界會是如何美滿。羨慕別人親自舖展結界製造二人世界,但自問沒能力又沒勇氣,最後得個恨字。

有天,看到兩則廣告,第一個廣告環境設定在男人的葬禮上,妻子說了個冷笑話,她總對他的鼻鼾聲非常厭惡,到有天他離開了,才知那些嘈音是活著的證據;又,另一個廣告將空間放在兩父子的對話,父親不斷問小鳥的種類好幾次,長大了的兒子不厭其煩鬧爆爸爸,然後他進房拿了仔仔的成長日記,同一隻鳥類兒時的他問他超過 二十次……

那刻無地自容,經常半夜時份被嘈醒之際,噓叫媽媽打側訓,次數達十多次,到她去旅行,我又失眠了;經常問及硬碟錄影機怎樣操作,我永遠只會躁動地跟她對質,怎麼難聽的說話都講過……自知脾氣差改不了,但看完後,我主動打個電話問候補鑊。

這些霎時感動才值得分享。

 

家。新加報廣告

 

an old father, son and a sparrow

 

 

死跟我們很近  2009/07/05

  有說花拉帶走了MJ,霎時美國像極香港的零三年,同一年帶走了曾經耀眼的巨星,而我們只是慨嘆無常,就是甚麼廢話的婉惜:人在生時,我們可不是嘲笑別要整容整到像他?老一輩在腦裡已忘了那張年少時牆上性感尤物科茜的海報?

曾經光芒萬象,普照萬民的巨星一樣像葬身於時代洪流,泥民如我倆才意識到時間不等人。不小心去讀了個「無意義」的精神健康急救,幾天後卻收到尊敬的舊老闆的老公因抑鬱症而離去,而我只能然慨嘆命運就是開這樣的玩笑(講真就算一早學會,又怎能幫上忙?),好友的哥哥因癌而離去,舊同事的舊同事也博鬥很多年也終於要走。

死,從何時都跟我們很近,只是燈熄燈滅總有時,冷血面對死亡,未嘗是件好事,即使我們都知道人生不過是等死。

 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