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 music..no theory? 2009/04/23

  中小學時上音樂堂,看著簡單的五線譜已自動黐了線,總是搞不清b flat甚麼是D minor,純粹跟音樂理論撻不著,互為影響下,怎能愛上要那些要琴譜才能奏出音色的樂器,其時,不覺一大損失,天生無才何須誓要去用呢?

讀書命不好,沒考試運,自自然然走上歧途,愛上聽歌看歌詞這些不務正業的日子,家中的唱片數量幾何級數遞增,到發夢以為自己是音樂玩家,看著YOSHIKI一打傾情,走去學打鼓,只是敵不過我手未能打我心,最後半途而廢。到這天,我悔恨為何當初不學懂一種樂器,愛音樂,好歹也要有種一技在手?還是「no music no life」不過被音樂企業家騙了赤子之心的技倆?

每逢看到結他/小提琴,我會問自己學會了,又如何。
 
 

story of cello 2009/04/05

  《東邪西毒之終極版》加了馬友友的大提琴協奏,巧合地日本電影《禮儀師之奏鳴曲》的久石讓也拿大提琴拉出人生最後的輓歌。兩張原聲大碟在流動音樂播放清單上被指定排位,幾首音軌翻來覆去,時而悲吟,時而惋惜,時而慨嘆,時而惆悵,人生喜怒衰樂都靠四弦線拉上奏下,震動大氣中的粒子感動到你的耳膜,彈指間,腦袋畫面組織那些曾經跌盪的日子,一聽不能收拾。

大提琴永遠只能分擔配角角色,只因誰都知道活在「懷緬過去常陶醉」是這時代不可能再有的行為,時間不停前進,要到當送行人望著灰燼,便靠那一剎低沉音色證明悲哀的存在。也有時候,我們在某些人的心中,不過是一台大提琴,但,能幫人發洩過情緒,就夠了。
 

《東邪西毒之終極版》。Love Theme (cello solo by Ma Yo-yo)

《禮儀師之奏鳴曲》。Ave Maria ∼おくりびと
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