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TH century boy  2008/09/30

  近日子,不斷目睹二十世紀少年「拯救」廿一世紀的異變,只可惜大家都是善忘的一群,一代不如一代的我們,面對這個「災難」卻無助得很。

經濟周期愈來愈短,從未搭過尾班順風車的新一代如我,不景氣像狐狸精一樣形影不離。優質投資員這些年來分了幾億元的花紅,卻在零八年尾來個次按爆煲。九一一加科網泡沫不是弄醒投資員的思維嗎?為何卻揭發那些畢業自哈佛耶魯高等學府的尖子,如同香港的六嬸三太公過大海一樣大無畏精神,投資心態如賭幾手,最後贏的不是懂將陷阱包裝成美侖美奐酒店的莊家嗎?

四十年前早已登上月球,今天的我竟然對祖國的轉移視線的登月之旅而性冷感,卻仍然對北歐國家所研究LCH模擬宇宙大爆炸而害怕,黑洞擴張這一大步會否是下一個即將來臨的危機?

正如,下一代小朋友,可會從三聚請安教訓中,學會「感情承諾」也不能像奶粉般掩耳盜鈴:避得一時不能逃避一世,總有一天真相如病發,butterfly effect下禍及的不只下一代以及全世界……現世代不是從單親家庭中受苦嗎?

 

 

THE winner takes it all  2008/09/17

 

不是中央指示,相信目標為本的電視台,怎麼會無啦啦放資源在殘奧上?不小心看到今日焦點時,給某些比賽畫面而觸動,若然是我,身體/智力缺陷下還會發奮圖強?不時自嘆時不與我,就是怨氣滿天,像他們面對生命的缺口時,仍然可以組隊打波,仍為自己努力,蘇樺偉的破世界紀綠,比劉翔用幾多努力?即使是winner takes it all的弱肉強食世界,但這個小小的圈子裡,也提供了無價的自尊和尊重。

或者我們仍然為雷曼兄弟爆煲經濟前景憂心,為你我的保單去向而迷茫,然而從一個在AIG工作的朋朋友(不算太熟),又領會另一件事。當其公司評級標準每日愈下時,他擔心的不是帳面蝕了多少,公司欠些擠提,竟是朋友因失戀自殺而悶悶不樂。

我們努力向上,總有遇過不順心時,能否承受得起這些挫折,需知多少閱歷都幫不上忙,不是誰比誰幸福就能過關……只要明白,我們總會輸給時間與命運。不要跟它過不去,學會放底,明天又是另一「新人」,當阿Q自保,未嘗不是件壞事。

活在當下,在世上的你唯一要學會自討樂趣。

 

 

BECAUSE i'm worth it   2008/09/03

  Pelle Carlberg有首新歌叫〈Because Im worth it〉,看似自大狂妄的大言,暗地裡是自卑自憐自我安慰的說話。
我們何嘗不是這樣子,以此為目標。
工作與愛情,都祈求上司和對方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。是有點悲涼?畢竟人是群體活動,少不免要從對方的天秤去為自己估值。我才會更立體。

跟自己說過:戰勝孤獨從來不是件了不起的事,嘗試兩個領域去把自己做到最好,學會愛惜自己這首要課題,只可惜有些東西不是一個人做了就有用。你的愛有意義,就是因為對方接受。當沒回響沒回應,付之流水,連漣漪也沒有……承受得起這種無聲的回音?工作如何賣力,MVP總會有一天被取代,看著後起之秀時,你像看見自己以往的樣子,更明白上一輩如何不阻住你的地球轉,更要感謝他們的大恩。

不斷為自己增值,就以為能對號入座,最後發覺其實世界早已先入為主。「我是值得的!」並非見仁見智,只是一句夢囈。
 
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