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望明白我的不坦白  2008/10/30

  世界是相對的,幼稚時的不負責任,成熟時的前瞻後顧,在程度上是有相對的分別。如我不知真實的我跟網頁的我有多大分別,若然「它」讓你有種錯覺,高估了而降低評級,也只好講句對不起。說真,我非你們所想像的,可能只是一隻仙股,或者是藍籌(倒也想),但也只是做高危賭博活動的中信泰富。然後,有天深信diversification是人生最好的模式:分開感覺,容易忘記,莫要跟過去過不去。

人活到後青春期的階段,總有很多自信和自卑:我的自信怕你彈得一文不值,我的自卑怕你怨得恨之入骨。左猜右度,這個我確實有太多矛盾,有太多不邏輯的反應,有時候連自己理性與感性都輸了,正如:真實的我是很樂觀,到這刻我會全盤否定自己的悲觀。談甚麼貫徹始終,談甚麼絕對的好?當接二連三都是本人的不是,讓我再次否定多年來的我,差點以為這是活到某個年紀的哀歌前奏,誰會有心情再聽到副歌去。

人生,自私一點又只影響到別人少一點,不是不幸中之大幸?
 

蝴蝶拍下的骨牌效應  2008/10/17

  不知甚麼時候,聽/看過這一句話:「交通愈發達,疾病傳播範圍愈大」,記在心裡,更認為是這每個人必需懂得的定律。看似不關閣下事,原來某處某人打個噴嚏,也可令你失掉工作。

所謂蝴蝶效應:雷曼CEO的自恃,令整個環球金融世界秩序竄亂,經濟前景不明朗,多少員工將被裁,沒有工作的人民,靠甚麼維繫經濟上的求與供。可牽一髮動全身,也要尊君聖體才能有此能耐,螻蟻如我想也未必想。又發現那些倒慣錢落海的華爾街尖子,從今不能製造奢華消費,誰會懂得欣賞handmade的矜貴,即使十居其九被大財團剝削其利益。…

那就明白:富者不富,貧者更貧,第一桶金理想愈來愈遠,那便體會先讓某些人富起來的必要。誠然,經濟泡沫折射五光十色的繁華城市,誰願踏實過人生拉近貧富懸殊,還是不擇手段以圖醉生夢死不去看千瘡百孔的世界。一齊攬住死抑或維持固有秩序階級……誰不是牆頭草?

 

 

美麗的髒亂  2008/10/06

  趁假期到大澳一遊,愈走愈不對勁,一個凌亂不堪的地方,卻出奇寧靜得交關。當地人坐在那裡發發白日夢,一天就這樣過,與旅客匆匆忙忙的走馬看花,對比度相當大;同一個天空,有著不一樣的節奏。

城市外表愈齊整,住在這裡的人心態卻如紊亂,即使所謂不對稱的世界,那點點偏差還是令人不安/嚮往。從來不懂股票投資的我,對著兄弟苦主只能深表同情,卻怕經濟骨牌倒塌下形成的衰退期,最終人人受害如何翻生;喝過聲稱來自美國增磅奶粉的,又擔心飲奶思源源頭是中國黑洞提煉出來,只是這個時代嚐過不多不少化學物質的這一代,每人早已是化學實險品的白老鼠仔,又嘆甚麼樣的獨善其身?

正如《白雪先生灰先生》用了最大的篇幅去證明一樣東西存在只為襯托別的物件出現的需要,用了兩段戲份時間去說服大家,一件事的多角度,悉隨尊便,找到快樂G點,那怕山水有相逢?

 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