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ath of tears  2008/05/23

  你有流眼淚嗎?沒有,自己也詫異竟可這麼麻木。也曾努力強逼自己證明悲哀的存在,可惜也得承認眼淚早已死亡,但不代表沒有隠隠作痛。

你有否借歌消愁?這是我一直做的事,由關係開始到問題叢生,還是會找某些歌曲來宣洩情感。我永遠安慰自己,最hurt的說話都聽/看過,還有甚麼可以傷到我呢?想要別人憐愛先安裝一個藥箱,這個年頭憑歌寄意不是老土事嗎,自己一個人做就夠了。
朋友有安慰你嗎?沒可能沒有。只是,活到這個年紀,還要呼天搶地嗎?有人會暗地裡認為這是因果報應,倒沒所謂,不用擔心,從來我都是最懂自我安慰的人,強裝開心裝作沒事早已是本能。抑壓自己情感是現代人控制EQ的手段,返工放工不是宣洩情緒的地方,你的天空不會大過一個集體群體的世界,何況地震震醒了大家的思考方式,不失為一件好事。

你們還有聯絡嗎?有,朋友式的說話還是會說的,當對方有幾天太忙而沒MSN不是很習慣,但我知道這是保持關係的最好距離。

最近在做甚麼?思考明日我可做甚麼,還有把以前的舊唱片拿來再轉mp3,再從硬碟中回看昔日的照片,並慢慢放在facebook登出,是有點無聊,但勝於無,而且那些是開心的回憶,跟自己開心一下犯不著過錯吧?

不要那麼敏感……我不是敏感,總有一天成為別人的陌生人,你和我也不會記得這裡是我們曾經到過的月台,一天裡已一百五十萬陌生人經過,撞見誰都可以,沒甚麼大不了。

 

what happened?  2008/05/13

  泥濘路上,有的是頹垣敗瓦,大量的死別嘆慨天意弄人,所以早就知道,一個人的傷悲放得太大變成自我孤獨。一隻小鳥在空中俯瞰世界,驚嘆世界的渺少,視線回到整個天空,小鳥可嘗不是另一種粒子?粒子與粒子間磨擦,緣份一燒盡,又是另一個世界。

北京路上,天氣寒冷心也沉重。如何開口,如何令大家不覺尷尬,如何去顧及對方感受,都足以不懂打開應說的話匣子。不知道眼利的人會否看得出我倆的若即若離……然而,回頭一看,我竟然仍然還替你著想身邊人的觀感,是否未能開口之故,畢竟四年多的感情,不是一句說話可以煙消魂散,不是說了之後事過境遷陽光普照,自欺欺人做好朋友是件艱難的事,是我還有點憧憬,還是我根本已不再抱任何期望?

我知道你盡力維繫,我也知道我並不是甚麼聖人:要保持這段名存實亡的關係,是否真的值得?還是甚麼時候看透大家隻眼閉我呃下你一世就這樣過?我們的默契是否這樣配合?是否還有比我更好條件更與你同聲同氣的人在等你開句聲?還是早在月台上望著各自的車子預備離開?

在北京機場的離境大堂時,送別後我回望了三次,其時我真的怕這是最後一次見面。

 

眼淚的死亡。陳小霞

everything's end  2008/05/02

 

有時我也頂不住自己的懶浪漫性格。有些事放在心中從沒公開,這年來日記形式是仿照專欄寫些無關痛癢,詞不達意的廢話連篇,沒有大智只有小話,沒有情深日記只得嘮叨絮語。你從來打趣笑說為何沒有那些「拿來取笑」懶感性的金句,而我只好笑著回應,畢竟人大了,再感性是徒然,生活繼續,放大自己情感最後換回一個取笑,是不化算的,更何況以前的日記,我已學會當作別人的事看待,看著好像熟悉的故事,學會麻木把感覺化為烏有,只是鴕鳥形狀更大。

我真心由衷多謝你這些年來帶給我的改變,真的非常感激。曾經只穿NIKE的小朋友學會穿得「有型有格」,曾經感受過在醫院裡那刻有難同受的徨恐,曾經到過十里洋場王府井上野潑水淡水的大開眼界,曾經讓自己最真實一面在你面前表露無遺,學會怎樣接受彼此的缺點問題,是我太小孩子脾氣還是偵探上身疑心重重,都令我感謝那些年來在你面前像大人又像孩子般開心,在街上走著的我總希望看到自己臉上的喜悅,即使我曾為大家關係寫過背叛的距離。

你給予過我離開的勇氣,無論在上一次關係和多次的工作上;你給予過我貪婪的虛榮,無論直接資助或半賣半送讓我物質上富足;你給予過我天堂般地獄,無論是突然隱沒在黑房中或當過到處睡的人;都不及你把你自己大部份時間放在我身上,我真的怕自己還未夠有離開的力量去把你忘記/太習慣只有你的歲月。

細水長流,總有流乾的一天,請原諒我隔空跟你說再見,如果我真的是傻瓜,真心希望我仍存活過你的記憶中。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