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次戀愛  2008/06/24

  工作與戀愛有同與不同,最清晰亦最難做到的,是當你決定辭職或分手後,那些人與事真的不再關你的事。之不過時間愈長,愈難斬斷情絲,情報總會偷偷走進你的耳裡說三道四,關卿何事,誰能做到?

用最大力氣離開曾賣力的地方,得的多還失的多?至少這三年多我真心感謝過仝人給予過的機會和挑戰,自問自己盡了力,對得起有餘吧。正如每一段關係,總希望還在一起時,盡我能力做好本份不去放手,但誰會珍惜當你還擁有?

然而最大分別是,工作你要交代得清清楚楚,但你絕不會跟下一任情人交代一齊你ex的所有事,如有這樣的厚度,我也質疑自己的胸襟。

過去了,你只有惆悵。是喔,一切都不關我的事了,沒有資格也沒需要,離開了熟悉的地方,惟有希望重新開始。

 

韓紅與青峰  2008/06/12

  聽蘇打綠的青峰陪你歌唱時,你可會想起韓紅?我有。

在sodagreen演唱會上我竟然聯想起韓紅,早已顛倒紅男綠女性別錯摸的年代,能夠有一把聲線帶給你悸動,這把聲音的主人是怎樣子,其實已沒關係。若然你接受了他的camp,他就呈現更多樣化讓你期待,雖然有時你也並非頂得順,但問題是男生女聲,又有甚麼問題?

當你看見韓紅面對家鄉家破山河在時,演唱一刻真感性的一滴淚,不是肥皂劇蓉姨呼天搶地,也不是唔知關佢地乜事香港電視姐仔飲泣,那種含蓄加威嚴,好比千千萬萬解放軍拯救災民一樣雄心壯志,這種man在香港的裙腳仔中(如我)是找不到。

台灣可以容納一個時女時camp的男歌手,中國一樣可以出產man到爆的韓紅,香港頂多在港台弄一個左右紅藍綠,是市場大還是我們愛即興?是人家靈性高我們太急功近利?坦白講我滿驚喜有對叫Freeze,蕭定一早有遠見,樂壇不是一早凍結了嗎?

 

moving of plates  2008/06/01

  由李怡(蘋果日報撰社論人)「天譴論」到莎朗史東的「因果報應」,誰是誰非掀起家國民族情緒……就連小小女中學生的「無情冷語」都被口誅筆伐彰顯愛國憤青團結一面。到電視轟炸式的無間斷報導和粵語長片式的煽情催淚畫面,找幾個四川小朋友的感人肺腑訪問交代人性偉大……對不起,我真的受不了。

由唐山大地震的模擬感受到從電視畫面看到天災真實畫面,那刻如像被擊中心臟,能做到的都是捐錢了事,卻小心眼地慈善團體預備了拿回「單據」好讓善長以作報稅時用,我不由得質問自己的假慈悲。但,然後又懷疑究竟有幾多人真體會地震不是一場SHOW?大家在乎善慈團體的行政費耗費鉅大,但不去想這是個現實社會,沒錢收的義工有幾多人願意做呢?夠大家面對米價由幾十升至百幾元一包的基本開銷嗎?到穿鑿附會的888流言與福娃,赫然發覺時代並未有進步過。當然,還有真正最傷害災民的風涼話:「香港沒有大地震,但我也感受到……」災民不需知你所住的地方是否地震帶……

地震做成的最大傷害是令樓房全塌,但想深一層是相撞一刻才是把地面上積聚良久的問題(明知屬地震帶亦把樓房起得高高,地基不穩偷工減料)一下子爆發。正如,一段感情一份工作若遇上「崩裂」時,早於板塊移動時就存在了。

這又何嘗不是緣份的另一種天演論?

 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