終於動身  2008/02/19

  早在第一次入院,已要預備是次的特刊。每次的警號對她對自己是一種催命符,不想她離去也不想她再受煎熬,這種矛盾是每個遇過病患親人時總會體會得到。這天早上八時半多,終於動身要離開了,放下那百多磅的細胞,廿一克從此蒸發娛樂人間,而我又再次埋首一大堆相片和資料當中。

總算慶幸曾經和她合作過(兩次封面拍攝:一次病了沒完成訪問,一次拍了但相片人間蒸發),私底下全沒霸氣是一種照顧小朋友的親切,所以難怪熒幕上每個藝人的感言最後都忍不住哭泣起來。

然而,我們從熒幕中看到的歡笑,永不及她與女兒拍下的照片中開懷,再多的資料相片不及這張她與女兒私底下(請在她女兒的博客中)的真摯。是溺愛還是補償,都是她倆相依為命的私事,我們又有權說三道四?

即使你可能大數她如何如何,說甚麼甚麼因果循環,但人生最緊要是你喜歡的人可以在身邊,當有些事再不能返轉頭的話,EQ再好都未能像她那麼快收拾心情,從此孤身上路。十幾年後,在一個訪問中才提問:「你老老實實答我,咁多年來到底有冇真正鍾意過我?」,心結才解,縱使是戲,也是真情流露的一場戲,不是不動容的。

歡樂,今宵,再會了。肥姐

 

衝呀衝  2008/02/17

  每年跑渣打十公里,都有放棄的衝動。不是時間愈來愈早(嘩,今次開始時間是五點九!),就是天氣寒冷至極(今年十三度都凍,但有年落雨呢,是我惟一停跑一年),每次給朋友揶揄我會臨時縮沙,都是推動凌晨四點起身的動力。

今年轉了賽道,在沒有準備情況下(在十三號得好友提起才知十七號是正日)都能跑到一個鐘頭十多分鐘(行路時間多過跑步時間),成績尚算不錯。加上第一次在東區走廊肆意狂跑,沒帶眼鏡的情形下,風景美好至極,由天黑天光的一個鐘頭裡拿著電話拍了兩張相片(都幾無聊)……

然而,每年堅持繼續跑的最大原因,「這天」是相遇的紀念日,衝呀衝的不只是馬拉松,還有這幾年的愛情道路,即使每次跑完都累得肌肉很酸痛,行路如拐子,至少讓人從馬拉松中體會繼續還是放棄,都是靠自己意志所決定。
難得有人苦心經營在跑完後求婚,是件老套但非常感動的事。

 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