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.11.30  moving on marriage

  很久很久沒打電話給你的朋友/舊同學來電,我會直接問一條問題,你是做保險傳銷或是要結婚了?當然,滿心期待答案會是後者。我不相信為了那五百元人情才打給你,會是舊同學應有的操守。畢竟大家認識一場,目睹也曾一起走過大家最幼稚的歲月,再花幾小時飲一飲踏入人生另一階段的婚宴,五百蚊已不是一頓飯的入場費,包括那個同學仍然當你是同窗的誠意。

不知是否沒結婚的打算,近年愈來愈喜歡出席人家的婚宴。朋友不算多,出席婚宴自然期待(只得自己出席,退堂鼓應聲而響)再見一班舊同學或舊友,說說是非胡扯一番,好像回到十年前的樣子。誠然,也看出命運的岔子落在那個關口:M某是班中最乖巧的女同學,滿以為她是教書或文職工作便一生,那天見面她已有七個月大的BB,搬家到月租二萬元的奧海城,更是一個會說話的銀行內部職員(曾經做過保險的呢);P某畢業後化身白衣天使,席上說與同是護士女友又分開了。一直認定他是男界組別最早結婚的一個,然而這位認識了十六年的同學仔,拍過兩次拖,人快屆三十,也可以孑然一身感情重頭來過;另一M某不經不覺也拍了拖十多年,兩口子積極儲錢買屋預備將來,曾是班長的她營營役役尋找新的世界……至於我,沒話可說。

這些都不能在FACEBOOK交換APPLICATION,三言兩語說出來,命運的交差點,就是讓我們看到當中的故事,而你慶幸自己身歷其中。

 

2007.11.17  moving on stage

  像我這樣耍帥愛扮型的人,一定認為跟明星留念是件核突兼恐怖的行為,更何況,處女體驗這種興奮的,是某夜在某bar遇上當時不算紅的陳山蔥,第一次失身不是你最愛的人,難怪成為揮之不去的陰影。入了「圈」後,見盡繁星流動,都甚少要求拍照,始終我希望的是「真心朋友式合照」而不是大酬賓人人有份的影迷,只可惜,做得記者註定不會演變成朋友,又或者做朋友來作甚?就算做雜誌遇上黃偉文,都未曾想留下一起拍照的證據,需知道寫好那篇訪問才是對得起你偶像。然而因一次「錯誤」,真的要抱憾終生,出差到北京遇上王菲,因身份尷尬沒有要求(試問明明是「狗仔」,很難說個理由她合照吧:「菲,我係狗仔隊的,但可唔可以同我影番張相呀?你猜王菲也應「?!」吧?)

自此以後,有些喜歡的或尊敬的,希望藉工作留影,雖有時拍下來不知用來作甚。拿出來舉世給萬民觀賞不需要,加上我不是食店,不用拿來抬高身價,畢竟這些都是用來自娛的小把戲而已。然而今年台慶夜,就算工作跟身,死也要乘機跟司棋姐與陳豪合照,卻別有一番滋味。

假設廿七年前便有頒獎禮,司棋姐是否早已憑《山水有相逢》的梅妹拿獎了?(大契跟梅妹相比還是差很遠的);陳豪不是應該在零五年憑《秀才遇著兵》的水東樓穩奪視帝嗎?在有線工作時,早已訪問過李司棋這位「不懂哭的女人」,事業與獎項,那個來得跌宕人生與女兒更矜貴?曾幾何時陳豪的「沒所謂」是大眾認為的乖仔,終於守得雲開是否沉默是金的表現?司棋姐五十六歲芳齡仍可創造另一個成績,又是給我這種廿多歲o靚仔另一種啟發?

司棋姐說:「演員有好的演技,是本份來的。」大家聽得明白嗎?

 

2007.11.03  moving on without you

  邊看陳奕迅演唱會,竟然想起陳慧琳的〈最愛演唱會〉連帶張學友的〈他來聽我的演唱會〉也在腦海迴旋。原本是與你一起看,因工作關係你趕不及前來,惟有跟好友去欣賞。

獨自在紅館,無所事事幻想一個MV橋段:歌者開了好幾次演唱會,場中某個觀眾身邊伴侶也隨著轉變。幸運的歌手可以陪伴你成長,他的歌成為某個時段的標記,唱到最後一曲:「除非你是我,才可與我常在。」那位觀眾終於紅了雙眼,只因他發覺那麼多年,歌仍是那首,但人已全非,能跟你分享當天情懷的,再也不是同一群人,有誰共鳴。

只可惜大多時候,要moving on,就要without you,這是不變的定律。

 

 
 
 connect me with : 面書/facebookfacebook.com/joshwongdotcom 微博/weiboweibo.com/joshwongcom gplus.to/joshwongcom電郵/email wkk1206@gmail.com

joshwong.com © 1999,2011, all rights reserved but can be shared